课程免费咨询电话:400-900-1083  工作时间:09:00-18:00

   课程导航   |   学校简介   |   校区导航   
   
师资力量   |   口碑评价   |  最新动态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7 陕西意敦兰德教育投资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7021904号

底部导航

蒙氏 ▏收起那些玩具,你的孩子需要真实的事情

回想一下当你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在一个盛夏的午后,你在外面玩耍。
 
你的父母给了你两个选择:你和你的朋友可以假装摆一个柠檬汁小摊,假装卖柠檬汁来换一些假钱。另一个选择是真实的事情:真正的、香甜的柠檬汁和真正的钱。你会选择哪个?
 
答案很明显,是不是?你会想要做真实的事情。
 
假装的玩耍是幼儿时期的经典活动,父母会置办玩具屋,并且他们相信这些玩具会让孩子自由自在的活动和发展。但是,弗吉尼亚大学的研究者们发现,相对于假装的事情来说,绝大多数小孩子会更喜欢真实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们几乎无法找到数据来支持这种被广泛认可的观点,即假装的玩耍是儿童时期的重要要素。
 
 
弗吉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安吉莉·利拉德同毕业生杰西卡·塔格特和实验室协调员梅根·海斯一起做了调查。
 
 “假装的玩耍绝对是令人着迷的。我非常喜欢把它作为一种活动。”弗吉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安吉莉·利拉德说道,“但是许多年来,在假装的活动可能会帮助孩子的发展这方面,似乎研究结果并不像人们认可的那样强,所以我们做了全面的回顾,并且最终针对这一方面获取了一些不尽如人意的证据。”
 
利拉德,毕业生杰西卡·塔格特和实验室协调员梅根·海斯决定深入研究一下当小孩子被给予假装玩耍还是做真实的事情这样的选择时,他们会做什么。
   这个三人研究小组选择了100名来自中产家庭的年龄在3—6岁之间的孩子,并给他们提供了九个不同的场景。他们会假装烤饼干还是会选择真的去烤饼干?他们会假装钓鱼还是会选择真的去钓鱼?他们会假装喂娃娃还是会选择去喂真正的婴儿?
 
 
在一项调查中,孩子会从两个活动的照片中做出选择。结果是比起假装喂娃娃玩偶,孩子们更愿意去选择喂真正的婴儿。
 
“我认为一个很大的疑问是,如果我们认为假装玩耍很重要,孩子应该进行这样的活动—那么孩子做这些事情的动机真的是来自于他们自己吗?还是说这些事情是我们告诉孩子要做的?成人需要开始认真对待孩子想要花时间做什么事情,而不是只给他们提供我们认为适合的活动。” 利拉德说道,真正的工作还会给孩子带来成就感。
 
“有一个自我功效的议题—是什么帮助孩子感受到自己在世界上有作用,感受到自己可以在世界上做一些事情?“她问道。
 
“如果我们把孩子的注意力都放在假装的厨房和假装的东西上,那么我们就没有给他们机会去经历做真实的事情,而这些真实的事情其实对孩子来说意义重大。”
 
 
在切水果玩具与切真实水果之间,倾向是非常明显的:孩子们想要去做真实的活动。
 
“事实上,孩子告诉我们,他们想要做真实的事情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想要完成事情。而当他们说想要假装时,通常是因为他们害怕做真实的事情—他们感觉自己无法做真正的事情。”
 
利拉德说,一位知道研究结果的父亲不认同这个观点:“孩子们只是不知道什么对他们是有益的。”
 
“我认为很重要的是父母可以接收到孩子在这里传递出的信息。思考一下:如果你有这种选择,如果你有时间和能力来帮助孩子做真实的事情,这些真实的经验对他们来说也许是真的有意义的。”
 
而且这不仅仅关于游戏和乐趣。在《发展科学》这一杂志上刚刚发表的小组研究论文中,他们写道,2016年,超过200亿美元被用于儿童玩具消费。
 
“玩具产业的历史还不到100年,但却飞快地传递出了一种观点,即玩耍‘对于发展来说是必要的’,并且这一观点被美国中产家庭的父母和儿科学术界广泛支持。”引自论文前言。
 
 
 
 
研究结果
 
☑ 当被给予选择时,学龄前的孩子会压倒性地选择真实的活动,而非相应的假装活动。
☑ 孩子对真实活动的偏爱性出现在3到4岁之间,并持续到6岁。
☑ 孩子说他们更喜爱的真实的活动因为他们是有功能的、有用的,并且提供了新奇的经历。
☑ 当孩子偏爱假装的活动时,被提及最多的原因是害怕真实的事情,缺乏能力,以及缺乏认可。
 
 
利拉德说所有这些假装的玩耍都会排挤做真实的工作。“蒙特梭利[教育]则是一个例外,在教室里都是真实的物品,没有假装的物品。”她说道。
 
但是当你走进人们的家里或者游戏室里时,那里通常被堆满了大量供来玩耍的玩具和物品。“但是,有多少时间孩子会被邀请进厨房中,并且帮忙准备(食物)呢?有多少时间孩子会被示范如何清理自己的房间,如何清洁洗手间,如何清洁一些力所能及的物品,并且从中获得某种自我功效呢?
 
然而,假装的玩耍这一观点在美国的社会中根深蒂固。“我们的玩具太多了,”利拉德说道。“在其他国家中,他们并没有游戏室和这些东西。我们太过头了。”